法兰克福——英国脱欧之后新的金融“暴风眼”

据路透社报道,德国法兰克福一名市政府官员预测,法兰克福可望在英国脱欧后成为缩小版伦敦。法兰克福的一大优势在于接近欧洲银行监管机构,而都柏林最具吸引力的是当地的语言(英语),而且其银行业的规则与英国非常相似。未来两年,岔路口上的英国和欧盟均充满不确定性,未雨绸缪的金融业转移或令德国金融中心法兰克福坐收渔翁之利。

由法兰克福主要推广机构委托进行的调查研究,是对法兰克福可能新增就业岗位的首份全面统计。研究预测,法兰克福四年内将迎来一万名银行业人士和金融专业人士,而这些人士的到来将可进一步创造出逾4万1000个工作岗位,包括不动产经纪人、计程车司机和建筑工人等

在争抢英国脱欧后的伦敦金融业务过程中,法兰克福正处于领跑位置:至少有九家银行表示,将把一些职位转到那里。这可能最终意味着一万个新工作岗位,以及每年远超1亿美元的新增税收。这一切都预示着这个德国金融中心将迎来经济和文化重生。

美国FTN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洛认为,英国“脱欧”不可避免会带来冲击,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必将受到影响。如果伦敦失去欧盟金融市场准入,一些依托伦敦的国际金融机构很可能将运营机构转移到法兰克福、巴黎、都柏林等欧盟市场内的城市。目前,高盛、摩根大通等已扩大在法兰克福的办公空间,当地房价不断上涨。德国房地产协会主席安德烈亚斯·马特纳说,英国“脱欧”对德国房地产市场提出了重大挑战,地产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尤其依赖稳定的投资氛围。

法兰克福位于德国西部美因河畔,欧洲中央银行、德国联邦银行(德国央行)以及德意志银行、德国商业银行、德意志交易所集团等金融机构总部都坐落于此。

德国央行董事会成员安德烈亚斯·多布雷特曾表示,许多对法兰克福感兴趣的银行已和德国央行取得联系并展开对话。

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也于今年初邀请约50名外国银行代表到法兰克福举行会谈,重点讨论英国“脱欧”后金融机构如何调整战略布局。按照联邦金融监管局的预测,大多数银行将在今年一季度末或二季度初就搬迁问题做出决定。

除了法兰克福办公用房存量和价格具有吸引力外,德国经济稳健增长、竞争力强、国家信用评级高也是竞争优势之一。据悉,瑞银、俄罗斯外贸银行等已计划将法兰克福作为其欧洲业务中心。

多布雷特还预计,准备搬迁的银行不会向欧洲大陆某一城市集聚,而是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分散,这有利于银行业健康发展。他同时表示,在金融监管领域,德国不会给这些银行“特殊待遇”。

欧洲央行执委、欧洲央行银行业监管委员会副主席劳滕施莱格也强调,搬至欧元区的银行都需符合欧洲央行的标准。她说,无论这些银行从英国搬至欧元区哪个地方,确保银行业安全稳健运行是关键。

劳滕施莱格表示,英国“脱欧”对银行业来说主要涉及市场准入,在欧元区新建的银行实体必须保证充分的本地风险管理、本地员工数量和运营的独立性。“我们只给拥有良好资本条件和经营状况的银行颁发牌照,不会接受空壳公司,”她说。

尽管英欧“分手”谈判不存在赢家,但法兰克福金融中心地位上升也将为当地中资金融机构和离岸人民币业务发展带来机遇。

渣打银行、野村证券以及大和证券,都已经选择德国的这个“金融之都”作为自己的欧盟大本营,旨在确保能够继续进入欧盟单一市场。据不具名知情人士透露,花旗集团、高盛集团以及摩根士丹利正在考虑同样的决定。

鉴于德意志银行、欧洲央行、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都在这个金融生态系统内,法兰克福是个理所当然的选择。此外,很多人认为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是伦敦以外唯一有能力处理银行业复杂衍生性金融商品业务的监管机构。即使英国有可能部分进入欧洲单一市场,银行业仍在做最坏的打算,希望能在2019年英国正式脱欧前在欧盟创建新的办公地点或是扩大办公空间。

根据智库bruegel发布的数据,在英国脱欧后,伴随着客户把1.8万亿欧元(约合2.3万亿美元)的资产撤出英国,伦敦可能会损失10000个银行工作岗位以及20000个金融服务业工作岗位。其他机构预计,岗位流失数量介于4000至232000个。

美国银行驻德国的一位高管表示,如果英国脱欧导致英国不易进入欧盟单一市场,那么美国银行将把爱尔兰的首都-都柏林视为在欧盟新总部的默认所在地。

美国银行驻德国、瑞士和奥地利企业银行主管尼古拉斯 纳尔基尔(nikolaus naerger)表示,该行可能会把部分工作岗位转移到其他城市,其中包括法兰克福、马德里、卢森堡和阿姆斯特丹。不过,美国银行尚未做出最后决定。

1月份,在瑞士达沃斯,美国银行总裁布莱恩 莫尼汉(brian moynihan)指出,“你得让你的合法实体结构保持正确,因此你可以在两种不同的环境中运作:英国外和英国内。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这种结构中的很大一部分。然后,你必须开始考虑选好位置。”

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高盛国际业务副董事长理查德 葛诺德(richard gnodde)指出,这家华尔街投行计划将旗下法兰克福员工人数增至400人,同时开始从伦敦调离员工。

消息人士透露,高盛正在法兰克福寻找可能作为新交易中心的办公场所,而且最终有可能会把1000名员工转移至该市,其中包括交易员和高级经理。4月份,葛诺德曾表示,高盛还计划明年开始将直接面对客户的工作人员转移到不同的欧盟城市。

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尔德 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已经公开表示,该行暂时搁置了将更多重要业务转移至英国的计划。

摩根大通计划把500-1000名驻伦敦银行家转移至都柏林、法兰克福和卢森堡。

5月份,摩根大通投资银行业务主管丹尼尔 品托(daniel pinto)指出,“我们打算利用我们在欧盟已有的三家银行作为我们业务运作的锚。短期内,我们将调动数百名员工,为谈判完成的那一天做准备。然后,我们将着眼于更长远的数字。”

知情人士表示,摩根大通旗下欧盟投资银行业务的总部可能会设在法兰克福,而保管业务的总部将设在都柏林,库务服务的总部则设在卢森堡。在英国脱欧公投举行之前,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 戴蒙(jamie dimon)曾表示,旗下16000名英国员工中的4000人可能会在英国脱欧之后被转移至其他欧洲国家。

一位德意志银行高级合规管理人员指出,伴随着英国退出欧盟,该行旗下多达4000个英国工作岗位可能会被转移至其他地方。4月份,德银首席监管官sylvie matherat曾指出,如果该行所有的面向客户的工作人员都被转移的线名相关人员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3月份,瑞银董事长阿克赛尔 韦伯(axel weber)指出,该行将就是否在英国脱欧扳机扣动后立即把1500名英国投资银行工作人员转移做出最后决定。瑞银在英国共有大约5000名投资银行工作人员。

瑞银投行负责人安德烈 奥赛尔(andrea orcel)表示,“是的,我们将转移银行家。我们仍有决定去哪里的灵活性,但是我们一定得动起来。”

1月份,汇丰控股首席执行官欧智华(stuart gulliver)指出,创造了该行旗下伦敦投行20%营收的员工,可能会被调到巴黎。十多年前,汇丰收购了一家法国商业银行。

在6月份公投之前,欧智华曾表示脱欧公投可能会导致1000名英国员工被调到巴黎。汇丰在伦敦共有5000名员工。

6月15日,汇丰投行首席执行官萨米尔 阿萨夫(samir assaf)指出,“硬英国脱欧”不可能出现,这可能意味着更多的伦敦工作岗位会被保留。

22日,知情人士表示,摩根士丹利接近选定法兰克福作为自己的欧盟新总部。该行伦敦工作人员也将被重新分配至其他欧盟城市,其中包括巴黎和都柏林。2月份,彭博社曾报道称,摩根士丹利最初可能会把大约300名员工调离伦敦。

项目位于法兰克福市中心工业和商业区Industriehof,洋房式住宅,该项目一共两期,目前是第一期。项目坐落在法兰克福市内大型公园,露天游泳馆正对面。第一期一栋楼,五层共有125套住宅,全部为KFW55即德国高端节能房,因为配置比较高,只是用一般房产的55%的能源就足够了,省电省暖气。

地理位置优越,附近有很多公司,出租市场巨大。附近配套有多家幼儿园和教育机构,距法兰克福著名的歌德Goethe Gymnasium(12-18周岁入学)仅3公里,离法兰克福大学仅1.5公里。

交通便利,紧邻2条地铁线号线号线站地到达法兰克福市中心Hauptwache商业街,4站到达法兰克福会展中心,5站到达主火车站。周边还有公交34路和72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